Destination: Paku  3

砂南坡的齐天大圣信仰

王瀚宇 和 陈芳尧

2021年 11月

  “大圣爷”现被普遍认为是齐天大圣孙悟空,其是出自吴承恩的小说《西游记》中的主角,在华人民间可谓家喻户晓。尽管在《西游记》前,民间已有猴神类的崇拜。但《西游记》所刻画的孙悟空形象,将其推向了民间信仰的高潮,成为大圣爷的主要文化形象。齐天大圣是由佛教,道教,儒教等各种各样的本土宗教以及民间信仰融合产生而来的神。

齐天大圣神像

  闽台地区的大圣爷,即齐天大圣,是道教的神位,为玉皇大帝亲封。玉皇大帝是道教神话传说中的天地的主宰。 在福建、广州、潮汕、台湾等多地区许多有观音的寺庙,都有大圣爷陪侍。有些庙宇则专侍大圣爷为主神,因为民间认为大圣爷的武艺高强且神通广大,对于邪魔具有制服力,民间乃崇信他能保佑境内平安。

齐天大圣神像

  齐天大圣是中国南方广大华人心目中的重要保护神,为信众奉祀拜谒。福建民间自古就有“山尊大圣、海祭妈祖”的习俗。

 

  齐天大圣信仰历史悠久:据明正德《顺昌邑志》记载,该习俗于元末明初盛传。 在中国,齐天大圣生日祭典以福建省南平市顺昌县规模最大、参与人数最多。其是福建省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之一。顺昌县传承至今的农历七月十七“齐天大圣圣诞庆典”民俗活动,有大量来自台湾、新马泰的华人前去朝圣谒祖。

 

  在砂拉越石隆门县砂南坡镇的南山洞,齐天大圣在此受到供奉证明了中国南方民间信仰跨洋而来,在婆罗洲扎根传承的历史。对于齐天大圣的崇拜在砂南坡得以传承不难思考,因为早期登陆婆罗洲的华人,多是来自中国南方福建、潮汕、广州等地区,对齐天大圣的崇拜自然跟随人口迁移而迁入。

  砂南坡大圣爷佛祖庙是一座“三庙合一”的庙宇,集“齐天大圣”、“大伯公”与“天师老祖”于一体。其是在1974年,当地的民众为了方便管理,将以上三位神祗的庙宇“合三为一”。即现今的大圣庙。但因其单一的命名,许多人误以为此庙仅供奉齐天大圣。其实不然,在其正门背后,除了中间挂着的一面“齐天府”牌匾,还有“福德祠”在左,“天师爷”在右。

  与顺昌县不同的是,砂南坡镇以及附近的单头榴莲镇同在每年的农历八月十六庆祝齐天大圣诞辰。这是由于齐天大圣是由多样的宗教与民俗文化融合而来的神位,华人的民间信仰是受到儒释道三教以及多元民俗文化影响而诞生并发展的。所以在诞辰日期上,除了“齐天大圣诞”之外,还有“猴王诞”、“斗战胜佛诞”等等。位于砂南坡的南山洞及单头榴莲的猴王庙对于“孙悟空”的祭拜,融合了其道教神格与佛教佛号。所以在不同地区,对于其诞辰庆典存在着日期、形式上的多样化。

砂南坡大圣庙

砂南坡大圣庙

石王.jpg

  但根据中国本土民间传说,其也可能是来自中国的民间信仰“石敢当”。因为中国南方民间常将“石敢当”称作“石老爷”。其在中国南方、琉球、港澳等地区是广为流传的保护神。“石敢当”源于泰山地区,也被称作“泰山石敢当”。其文化内涵是“稳如泰山”以及“驱妖邪,保平安”。石王宫坐落的位置正好是“岩石迷宫”的入口处,选址于此的目的可能是保佑人们在乱石阵中出入平安。 “石敢当”在砂南坡受到供奉,也许与齐天大圣一致,是作为早期华人在山岭地区生活、作业的保护神。

砂南坡石王宫

  • Facebook
  • Twitter
  • LinkedIn

  除了人口迁移带来的文化传播,齐天大圣其自带的神格属性也契合了时代背景的需要。在文化上,齐天大圣与山岭、岩石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福州大学社会学系教授甘满堂说:“闽越之地多山多猴,居住在此的远古人类对猴子的图腾崇拜便是大圣信仰的起源,而《西游记》问世后,神通广大的大圣形象更迎合了老百姓对神明崇拜的需求,使得这一崇拜愈发盛行。” 闽台地区“山尊大圣、海祭妈祖”的习俗,也由此发展而来。石隆门作为多山区域,加上频繁的采矿工作,齐天大圣自然而然地被华人接受,成为了山区生活及工作的保护神。作为砂拉越的内陆山地地区,石隆门供奉着齐天大圣,与古晋海岸边的青山岩供奉着妈祖形成内外呼应。这也表示砂拉越华人的民间信仰传承与其生活需求紧密相连。

 值得一提的是,同样在砂南坡镇,还有一所“石王宫”供奉着“石王大爷”。此处的“石大王爷”是中国宗教记载中的何方神圣已无处考证。但根据《晋汉连省 华校春秋 综合本特辑》一所述:石王爷是指早年华人从大巴力湖(现称碧湖Tasik Biru)查中捞起的一尊石像。